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边兵 >

西汉匈奴人称一个汉朝人叫飞将军说在匈奴人眼里汉朝只有飞将军才

归档日期:09-26       文本归类:边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李广(?-前119年),华夏族,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秦安县)人,中国西汉时期的名将,先祖为秦朝名将李信。汉文帝十四年(前166年)从军击匈奴因功为中郎。景帝时,先后任北部边域七郡太守。武帝即位,召为未央宫卫尉。元光六年(前129年),任骁骑将军,领万余骑出雁门(今山西右玉南)击匈奴,因众寡悬殊负伤被俘。匈奴兵将其置卧于两马间,李广佯死,于途中趁隙跃起,奔马返回。后任右北平郡(治平刚县,今内蒙古宁城西南)太守。匈奴畏服,称之为飞将军,数年不敢来犯。元狩四年(前119年),漠北之战中,李广任前将军,因迷失道路,未能参战,愤愧自杀。司马迁评价他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李广、卫青、霍去病都是打匈奴的名将,但是世人对三人评价不一,他们三人的作战特点,有什么不同?如果我是皇帝,应该如何评价他们的军功?司马迁对他们三人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三个问题吸引了我。接下来我就来谈谈我的理解。

  首先来谈谈李广。李广的身世并不是贵族,但也不是普通的平民,史记中提到:广家世世受射。也就是说李广从小就开始学习骑射本领,可想而知,李广本身就会依靠这一点来进行更猛的进攻。因此从他第一次战斗就“用善骑射”当上官。李广射箭是非常厉害的,到了上郡,守护边疆,射箭要比匈奴还要厉害得多。匈奴民族的射箭是众所周知的厉害,但是李广的射技更在其之上,从而有更多的可能获胜。李广射箭是他的长处,而短处同样是由于李广出生不是贵族,没有一个良好的环境使他读兵书,因此李广只能带领一些小部队800人就是一个上限了。如果让李广带更多的兵,他是无法指挥好的。为什么呢?史记中拿他和程不识作比较,李广带兵不谈规则,宽容对人,当然,这对于一个人是很不错,但是要统领百万大军当然不行,没有一点规则制度,士兵们全都乱了,还谈什么打仗,未打先败。正是程不识说的,如果匈奴突然来攻,那么士兵们连起都起不来就死了。这是非常危险的。

  因此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李广的作战特点:每场胜仗都是先锋,率领一个小队士兵,勇猛对战三四千的匈奴兵,丝毫不畏惧,成功攻下。不然的话就是李广损失兵多,独自一人逃跑,这点使李广作战形成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正面交战!如果兵少,打不过就败,之后自己想法逃脱,打得过,就是大胜,获得非常高的成就。有人这样描述他“李广五次讨伐匈奴,他不是无功而返,就是大败亏输,根本没有表现出飞将军的风采”说明李广在战略方面是有明显的缺陷的。最后李广当偏将军,就由于路不熟,迷路,无法发挥自己的作用,才羞耻自杀。

  而卫青不一样,卫青是皇帝宠妃卫夫人的弟弟。身份非常高贵,因而可以把时间更多的把握在研究兵法上。卫青虽如此,但他年轻时期却并不光彩,他本来只是一个私生子,没有人瞧得起他,把他当作一个奴隶对待,身份非常低贱。但他并不因而有什么负面脾气,反而让他变得更谨慎,也更体谅人,变得格局很大,因此可以统领更多的兵做大将军,分布给各小将军,这样,他的军队大,实力就强,那么他打仗就占有很大的优势,一开始就成功了一半。因此卫青一生没有打过像李广一样,折了所有兵的败仗。并且卫青是很明白大局的,他知道要想打胜仗应该怎样,并且在战前就已经布局好了,应该携带的物资也有,所以他会屡战屡胜,本身兵力就强,再加上自己提前的安排布局,他不会出现说很严重的失误,因此只要他有把握出征,当然都是有很大可能胜的。这样看卫青,会发现他其实比李广更好,更擅长作战,也挺得民心,因为不会让他们受苦,都是顺利打仗。

  霍去病也有他独特的打仗方案,霍去病同样也是贵族,是卫青的外甥,18岁就做了将军,由于他为人就勇猛,所以总是一马当先,斩下敌方主将首领。霍去病参战喜欢从侧翼夹击,趁其不备直冲敌方军营。比李广更懂战争,但个人实力显然不如他。和卫青比起来,霍去病多了一点少年的刚勇,卫青打仗比较谨慎,霍去病则是比较拼命,当然,霍去病也有自己的智谋,但是他目的就是直奔军营,杀对方高官。对方主要官员谋士一死,军团就乱了,只要没有什么大的失误,那么这场战争就一定赢了。

  这样看,三人比较起来,李广个人实力最强,但对团队贡献最弱;卫青头脑最清晰,主导每一场战争;霍去病入敌最深,每次都击杀敌军主将,从而引导战斗胜利。

  从上述打仗风格已经看出,李广的团队贡献并不大,只是勇猛。如果我是皇帝只考虑这方面会给他安排个先锋就可以了。但是他又非常得民心,使得士兵信服他,他治理过得郡也都安稳,没出大乱子。这样他就可以做一个戍守边疆的郡长,加上先锋,行军打仗时李广更擅长个人行动,而且内心忠厚,给他两三个郡加上军马让他自己管理是最好的选择。但由于李广个人没有决策力,性格不适合独裁,他还需要有人在旁边指点,李广仅仅供其利用。

  而卫青就是大统帅,卫青没有哪一个单打独斗的特长,他擅长统大军,就让他做大军统帅,这样可以发挥他都最大作用。但是还有一点,就是卫青同样打了许多胜仗,不能仅仅用一个大将军来形容,所以就要封侯,封上一片地,这是对他也是对自己宠妃的最好照顾。给卫青一个最大统帅,统领全军,再加上封侯,这是我对卫青的应有官的理解。

  霍去病由于年纪和出身的原因,导致他的战术风格是直击敌方军营,因此每次都能杀死敌方的官员。这也导致霍去病的官最大。他同样也是皇亲国戚,我会用一个大侯王管住他,之后打仗时听卫青安排就好。他只是功劳更大,但并不是真正主导战争之人,所以他并没有卫青重要,因为没有他仗一样还是可以打,他只是个人更勇,懂的兵法更多。因此,只封侯也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封到最高功臣的奖励,并且可以满足他的需求。

  司马迁由于个人因素,对汉武帝极其恨,因而就更加钦佩像李广这样的贫民英雄,所以在读李广列传时,我们不仅感受到李广的打仗实力强,而且也可以对李广的人格表示赞赏。李广本纪绝大多数都从中传扬出一种正面能量,让人敬畏。

  而卫青和霍去病由于身份是皇亲国戚,所以司马迁有点讨厌或者说是恨,但是卫青和霍去病的每场战争都是那么漂亮,所以说司马迁同样也是把应该有的战争展现出来。但是缺少了二人的人格。他们既然可以让全军信服自然也有自己的长处,但是司马迁没有写,因为他恨卫青霍去病的皇亲势力,司马迁的身世影响了他的写作。

  我认为司马迁对于他们三人态度的不同除了司马迁被汉武帝折磨,还有一种理念。司马迁看李广,一直爱民,这就使司马迁觉得是一个好将领。他不是太懂军事,不一定知道太宽松的治军的劣处,所以他把这个当作好的方面来写了,把他的不足处无意间描写出来,因此这还是可以理解,但其实他是非常佩服李广的。另外一点是因为李广和自己很像,他认为他们二人是同样的惨,同样由于种种原因不能生活得快乐。所以他与李广有一层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才会这样,写李广写得非常认真,有很多细节。

  对于卫青和霍去病,司马迁也没有太大偏见。毕竟他们二人的确非常出色。而且司马迁在写霍去病之死中的伤感是非常明显的,原文这样说:“去病自四年军后三岁,元狩六年薨。上悼之,发属国玄甲,军陈(阵)自长安至茂陵,为冢像祁连山,谥之并武与广地曰景桓侯。子嬗嗣。嬗字子侯,上爱之,幸其壮而将之。“语境中对霍去病无限惋惜。这点证明司马迁还是比较客观地评价了霍去病,但在许多次战略中,司马迁并没有详细地描写,失去了很多可以证明二人之强的论据。但从结果上看,卫青霍去病不可能说打仗没有什么特点,但司马迁没有写,只能说他会更爱李广,而客观描述了卫青霍去病。虽然司马迁由于各方面不太喜欢卫青霍去病,但是他只是放大了他的不足处,并没有掩盖他们功绩,司马迁并没有破坏历史。

  李广,这个人一生和匈奴大小战斗七十多次,有勇有谋,可以个人命运不好,没有封侯。

本文链接:http://amigonazar.com/bianbing/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