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边兵 >

西藏边防兵放鞭炮赶走狗熊 戴猛兽面具吓走雪豹

归档日期:09-20       文本归类:边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西藏军区岗巴边防营坚守着共和国“平均海拔最高、自然条件最差”的边防线。一条“动感地带”从岗巴营右侧伸向山的另一边,是该营官兵巡逻的必经之路。沿着这条起伏不断的生死路,该营教导员何正海和战友们走过日月轮回,走过四季更替,走过无悔青春,走出壮美人生。

  新年首巡在即,何正海凝望着地图上呈酱紫色的防区,在海拔5750米的某山口下面划了一条红线。危险就此伏笔,极限等待挑战。早饭后,何正海仰望山头那轮露出婴儿般笑脸的朝阳,猜想今儿天气应该不错。然而,老天转瞬面露狰狞,抡起了风刀雪斧。开弓没有回头箭,何正海仍旧按计划带队出征。巡逻车沐雪艰难前行,车子剧烈颠簸,何正海的心摇晃得跟荡秋千似的,感觉头晕目眩,恶心得直想吐。

  眼前的边关,有着诗意般的艰险与苍茫:“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高山仰止,何正海带队徒步攀登,走在最前面找路。步行的起点,便是危险的开端。这片防区神秘莫测,地理资料言及此地常用“大约”“左右”等模糊字眼,因为风雪频频改变地貌,险山不时增减“身高”,探路不慎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

  “大家踩着我的脚印走!”风雪埋没了巡逻道,何正海凭借经验艰难寻路。他无数次摔倒,无数次爬起,雪地上既有深深浅浅的脚印,也有身体砸出的雪坑……

  何正海已记不清多少次置身危局之中,他说自己是属猫的——有九条命。在巡逻队员眼里,教导员踩出的脚印就是一枚枚吉祥的符号,跟着走总能化险为夷。

  前年5月,和煦的春风唤醒沉睡的雪山,海拔5270多米的某山口已能通行。天空雄鹰掠翅,地上野兽奔袭。不过,边关不仅有春光美景,更有暗流涌动。营里采纳何正海的建议,加大管控力度,防止有人潜踪偷渡。

  沼泽地、峡谷、冰河、陡坡、雪山……多样的地貌告诉巡逻队员:这条路不好走!然而,何正海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雾锁山头,整个山口隐藏在浓雾之中,能见度不足10米,巡逻队无法判定方位,地图根本派不上用场。更为严峻的是,上山的巡逻道被雪水冲刷得没了踪迹,无从下脚。当无路可走时,按规定可请示回撤。有战友提议原路返回,被何正海当场否决:“我们不能被困难吓倒,一定要爬上山口。如果巡逻路少走一步,国土就可能丢失一寸。”此语出,众哑然。何正海的脑海里快速闪现以往的巡逻片段,在记忆中搜寻上山路线。他作了简短动员后,把队伍分成两组:体能较好、兵龄较长的队员跟他轻装上山,其余队员留在山下接应、埋灶做饭。有巡逻经历的战友都知道,找路特别耗费体力,何正海在近70度的陡坡忽上忽下,双腿像灌了铅,胸口犹如压着个大磨盘,喘气好比拉风箱。天空潮湿得能拧出水来,他的背上热气腾腾,脸部酷似一块盐田。

  “敢死队员”跟着何正海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上攀登,很快便消失在浓雾之中,但闻人语响,空谷不见人。留守山下的队员们默默祈祷,虽然看不到战友的身影,但都睁大眼睛,望穿秋水,欲穷十里。时间分秒流逝,手持北斗的班长终于盼到山上传来的佳音。

  别看何正海现在是难不倒的“活地图”,总能带队凯旋,可他刚到该营时,却“找不着北”。

  认定“兵往高处走”的何正海,于2008年1月28日离开海拔4300多米的乃堆拉哨所,转战全军驻防海拔最高的建制营。在岗巴官兵召开的欢迎会上,他慷慨陈词,誓言献身国防,请缨参加次日巡逻。

  成功亮相与完美演出,中间不能画等号。这不,何正海在大家期盼的目光中豪迈出征,冲着送行战友摆出“V”形手势。不过,初登极地的他很快就体验到了啥叫步步惊心、九死一生。何正海跟在队伍后面艰难前行,慢慢感到体力不支,成了需要重点关照的对象。走在悬崖峭壁上,看到山下的河流细如银丝,他甚至萌生出对军人而言很耻辱的感觉:畏惧。他着实被吓得不轻。那次巡逻,山体磁场使指北针失灵,何正海和战友迷路后又被风雪围困,危在旦夕。“如果营里不派救援队及时搜寻,我们可能就‘光荣’了。”每次何正海回想起这次历险经历,都心有余悸。

  从脱险那一刻起,何正海就暗下决心,要“吃透”防区,开始研究区内的地形地貌、天气特征,每次出征都记下“注意事项”,巡逻归来都要在脑中“过电影”。

  每次巡逻途中休息,当精疲力竭的队员躺在地上直喘粗气时,他却强忍疲倦,爬到旁边的制高点上东瞅瞅、西望望。

  一次,巡逻队在过一个山腰时遭遇雪崩,有队员险些被雪团卷走。安全脱险后,队员们相拥安慰,都不愿提及刚才的惊魂时刻。何正海却回望雪山,掏出本子记下雪崩发生的征兆。

  天道酬勤——仅仅过了一年,何正海就对全营300里边防线烂熟于胸,对每个巡逻点位的季节性特征了如指掌,积累了丰富管用的避险经验。在他的建议下,营里自制了简易防滑鞋在隆冬备用,自制野兽面具戴在战士脸上用于驱赶猛兽。随着巡逻技能逐步提升,他在巡逻队的位置慢慢前移,从末尾一兵变成开路先锋。

  “盲侠”这个称号虽然不雅,但却见证了何正海的“活地图”本领。那次到某山口巡逻,一位列兵不慎摔坏了墨镜,何正海摘下墨镜送给他,自己裸眼前行,患上雪盲症,只得闭眼挪步。雪崩改变了地貌,巡逻队进退不得。何正海让战友描述周围山体的轮廓,指挥队伍就地找路。来到一座雪山前,他让大家退到平台上,然后张口狂喊。战友们以为他想发泄一下,可几秒钟后,松动的积雪便摧枯拉朽般急速下落。大家半天才回过神来,明白何正海在喊山排险,“盲侠”封号从此流传开来。

  巡逻,除了与风雪为伍,还常与野兽遭遇。该营官兵到某山口巡逻,需要走过四季,其中必经的一片树林危机四伏。那是狗熊的领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受到这些巨无霸的伤害。

  一次,何正海带队刚入树林,就发现前面树丛中有个黑影,他从体型上判断是狗熊,便迅速命令队员后撤。只见他点燃一串鞭炮扔过去,狗熊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白天驱赶笨熊不易,夜晚对付狼群更难。该营有的点位太远,巡逻需要跨越昼夜,何正海和战友们不得不选择荒山野岭作为过夜的驿站。

  那年初秋,何正海带队到距离营部最远的山口巡逻,夜晚扎营于一片空谷之中。星光下,帐篷像盛开的雪莲花,马灯在风中不停地摇摆。战士们和衣闭目养神,怀里紧抱钢枪。何正海带领几个胆大心细的老兵担任警戒,并颁布了“陪厕”规定,要求上厕所解手至少两人以上同行,不得单独行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狼群经常在夜间觅食,这些野兽饿疯了真敢咬人,曾有牧民被其攻击,何正海不得不防。熊啸狼嚎,风吹雪飘。入夜,何正海看到不远处有一排排“绿灯”由远及近而来,正在慢慢向宿营地逼近。不好,狼群来了!何正海迅速吹响紧急集合号,命令大家立即起床,严阵以待。冷月清辉之下,狼与兵近距离对峙,头狼转头示意几声,狼群便呈弧形散开,大有包围官兵之势。战士们背对背面朝四周,打开步枪保险准备射击,被何正海制止。原来,宿营地离边境线太近,不能随便开枪,何正海迅速取出匕首,准备战斗。匕首寒光闪闪,群狼不敢向前,双方陷入僵局,形势紧张得令人窒息。何正海快速思索对策。突然,他想起一位老班长说过狼怕火,于是决定生火一试。火光渐升渐高,狼群越退越远,最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狼走远,豹出没。一只雪豹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向巡逻队的休息地靠拢。它步履很慢,走不了多远就趴在地上休息,嚼食地上的积雪。显然,它很久没有进食了。何正海发现了雪豹,他立即命令执勤战士戴上野兽的面具。当雪豹靠近宿营地时,突然发现雪地里埋伏着“老虎”“狮子”“狗熊”等兽中王者,吓得扭头就走。官兵们像打了胜仗一样开心,围着火堆唱起他们自己的主打歌《英雄谣》——雪山上的军营豪爽的兵:头枕边关冷月,脚踏冰山雪岭,情抛万里疆土,撑起边关安宁……

  何正海已记不得多少次在野外燃起火堆,与兽共舞似乎成了他的宿命。多年来,野兽与官兵纠缠不清,亦敌亦邻。《英雄谣》无数次在深夜唱响,醉了冻土,醉了沟壑,醉了星辰。

本文链接:http://amigonazar.com/bianbing/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