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边兵 >

怎么看待对长平之战战损人数的怀疑论?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边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不了解社会科学学科里存在学派之见,就像你拿十个奥地利学派的人的结论去否定凯恩斯学派……毫无意义啊……至少得说点道理,因为别人的学派也有很多名人支持这点的,报菜单没用。

  2、不了解该学科的各派都有什么意见,他们屁股分歧在哪,普遍意见是什么。学科的普遍意见才能直接拿出来嘲讽人,但有争议的东西就不能么理直气壮了——除非你能说个一二三为什么有些人对有些人错。

  读《史记》时,常惑于古人打仗之惨烈,实在骇人听闻。比方说发生在战国时期的秦赵“长平之战”,在《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是这么记载的:“括军败,数十万之众遂降秦,秦悉坑之。赵前后所亡凡四十五万。”此一“坑”字不禁令人胆寒,而另一方面又令人生疑:一次战争竟可以坑杀如此多的人,多达数十万之众岂皆是引颈待戮之徒?而更为细致的描写在于《史记·白起王翦列传》:“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计曰:‘前秦已拔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复,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坑杀之,遣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此段文字可谓一绝笔,竟将遣送的年轻士兵具体到十位,不可谓不精确。同时又将坑杀前后的赵军统计为四十五万,使人觉得此事颇可信。然而,也正是由于此段文字以及所记载的长平之战被广泛承认,导致历来的研究者都认为四十万赵军均被白起所“活埋”。

  “坑”字在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还不存在,是后来造的字,《史记》中原写作“阬”,后来“坑”字逐渐取代了“阬”。而所谓“坑杀”,历来研究者广泛公认的说法是“活埋”,也就是说白起把赵军投降的多达数十万赵军悉数活埋,这听上去便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发生在公元前262到公元前260年的这场战争,不过历时三年,而这段时间里,大部分时候都是两军对垒或者互相攻防转移,秦军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准备一个大坑来活埋那么多人。更何况,赵军后来贸然出击,被围困46日,直到指挥者赵括被秦兵射杀,赵军才投降,这期间总共才不到50天时间。如果秦兵一方面与赵军打仗,另一方面又去挖坑准备埋人,则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时间和兵力上根本不允许,更何况,活埋是一种最低效率,最高耗能的杀人方法,耗时极大。而从《史记》的记载来看,白起应是临时起意,准备“坑”赵军以消除后患。那么从决定到实施需要多久呢?《史记·白起列传》中记载:“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可见,当时赵军已经处于断粮的境地,以至于不得不偷偷地自相残杀吃人肉了。而供给数十万俘虏的食物绝不是一个小数字,秦军此时的后勤负担是极大的,所以这个决定势必要早,最好是当机立断,否则一旦赵军察觉,或者食物不够而产生哗变,那就不可收拾了。但是如果白起准备立即坑俘,那么何来的坑呢?要挖一个这么大的坑,起码需要秦军挖几个月,更不要说赵军根本不会自己乖乖跳进去坐以待毙。所以,我们据此可知,白起所采取的方法,一定不是活埋。我们再从另一个方面看:邵服民在《秦赵长平之战赵国兵力质疑》中引《太平寰宇记》泽州高平县条载:“省冤谷,东西南北各六十步”。并且经过实地考察, 邵服民认为省冤谷比记载略大一些,但在此坑杀四十万赵卒绝对难以实施。而省冤谷,即是经过考古证实的白起坑杀赵军之处。

  学者舒咏梧曾推算过赵国的当时人口数为223万余,秦国人口约600万余,而赵国的军队总人数应该在50-60万,秦国军队约150万。长平之战的发生是源自于争夺韩国的上党郡,并不是双方的生死对决。更何况,秦军远来征战,粮草供应和国内生产都需要大量劳动力,而且还必须留下不少的军队驻守秦国,防范其他国家的进攻。同样的,赵国也需要防范其他国家,军队不可能倾国而出。而在生产力低下的战国时期,秦国根本不可能在战争的一开始就派几十万大军远征他国,更何况,攻打区区上党郡也不需要几十万大军。因此,赵国也绝不可能一次派出四五十万大军迎战。后来秦灭六国时期,所发动的战争也鲜有比长平之战参战更多的,所以,这里的双方兵力应有虚报。另据《史记》记载,公元前251年,燕国60万攻赵,结果被赵打败。那么,如果长平之战中赵国线万,又哪来的兵力去抵挡燕国的60万大军呢?当然了,燕国的这60万人数也可能误记或虚报,但足以证明,赵国在长平之战后还是有相当的实力的。另一端,秦国如果要打败赵国,两军人数应至少相当,而若要分割赵军,则应当至少是其二倍,正是兵法所谓倍则分之。当然,秦军利用地形之便来分割包围赵军,虽不需要其二倍的人数,起码也得多出不少。那么这三年里,双方近一百万的大军对峙,其消耗绝不是两个国家可以轻易负担的。更何况次年秦军又攻打赵国,可见秦国的元气并没有大伤,还有出征的实力,而赵国也有抵挡的力量。所以,长平之战的参战人数不会如此之多。而至于秦王征河内郡的人补送给养,经舒咏梧测算,一共也只有10万人,秦国的总参战人数不超过40万,赵国约20万;而张箭则推算秦军作战兵力不低于45万,河内郡补给军10万,一共55万,而赵军如史书记载为45万。不过张箭认为赵军已经在投降前损失过半,则秦军坑杀的人数应该在20多万,远低于40万。除了当代学者的推论,我们还可以从史书中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云:“乃挟诈而尽可坑杀之,遣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据此我们可知,白起一共释放了240个幼小的士兵回家,可是在40万的大军中,怎么只有240个小士兵呢?也就是说,幼小士兵约占总人数的1/1777,我们不知道白起选择幼小士兵的标准是什么样的,但我们知道,战国时期,士兵入伍的年龄一般在15-60岁,假设15岁为幼小,那么幼小士兵所占的比例严重偏小,不符合战国时期的军队特点。邵服民在《秦赵长平之战赵国兵力质疑》中认为,“赵括出击秦军被一分为二,而赵军不能迂回腾挪则说明地形险要而狭小,因此数邵服民十万人的大规模追击有悖常识,难以成立。何况分断赵军的二支‘奇兵’,也不过3万人,与40万人相比显得不成比例。”所以赵军的兵力不可能有40万,被坑40万也就更加不可靠了。举一个不太好的例子,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南京大屠杀杀害中国同胞30万人,历时一个多月。日军武器比战国不知先进多少,尚且用如此多时间屠杀,一相比较,便知史书此处必有大误。

  关于这一点,上面我们已经分析了不少,但如果要准确探究“坑”是不是指活埋,就需要先研究《史记》文本。那么我们看《史记》是怎么说的呢?《史记·白起列传》:“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计曰:‘前秦已拔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复,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坑杀之,遣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请注意,这里白起的做法是“乃挟诈而尽可坑杀之”,并不是直接“坑”。这个“诈”字意味深长,足以见白起是用计策谋害的降卒。而我们看在《史记》的其他地方是怎么记载这件事的:《史记·秦本纪》:“大破赵于长平,四十馀万尽杀之。”《史记·白起王翦列传》:“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括军败,数十万之众遂降秦,秦悉坑之。赵前后所亡凡四十五万。”从这些记载中我们可以发现,白起自己承认是用计杀赵军的,而有的地方则只说“杀”未说“坑”。仿佛有一点语焉不详,那么真实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其实古人早已对活埋之说有怀疑。朱熹就曾说:“常疑四十万人死,恐只司马迁作文如此,未必能尽坑得许多人”。而当代的白平认为“坑”字不是指活埋,而是屠杀,它有两层词义特点:一是不分臧否轻重地全部屠杀,一是要通过这种从严从重的手段“惩后”。其实,最有话语权的是真真切切的证据,而不是空洞的怀疑。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农民无意中发现了长平之战的遗址。“根据发掘,许多尸骨上有遭砍、射的痕迹,还有的仅有躯干而无头颅,包括射进人的胯骨中的短箭头,均说明这些赵国士兵都是被杀死后掩埋的。活埋之说不能成立。”而发掘简报则更加明确地指出:“根据骨骼排列和创作观察,死者绝大部分为被杀后乱葬的,未发现大量被活埋的证据,这种现象有别于史书关于四十万降卒被阬杀的载叙。”那么我们可以这么说,仅就目前发掘的长平之战遗址中,只能证明长平之战很惨烈,死伤甚大,没有证据指向秦军曾经活埋过四十万人。所以史书所记载的坑杀不是活埋。

  要想了解真相,就必须研究一下“坑”的意思。而欲研究“坑”字,又不得不从它的本字“阬”开始。《新编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中给出了三个解释:①土坑②山谷。大者为谷,小者为阬③活埋。《简明古汉语字典》中只有两个意思,①同“坑”。坑子;地面上洼陷的地方②同“坑”,活埋。《汉赋辞典》则只有一个意思:同“坑”。虚陷之处。杜笃《论都赋》:“驰坑岸,获昆弥。”这三处均是作“阬”同“坑”解,可见在这一点上是没有问题的。而除了活埋和土坑这两个意思之外,“山谷”和“虚陷之处”这两个解释却值得研究。因为据长平之战遗址现场永录村的地形来看:“永录村东有韩王山,西为将军岭,这一带地形仍是西北东环山,永录恰在簸箕状地形的出口处。”这是符合“山谷”的词义解释的,同时也可以满足“虚陷之处”的解释。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史记》中记载长平之战用的“坑”字就是在山谷中杀害呢?恐怕不可以。其一,如果“坑”作山谷讲,在语义和语法上说不过去。虽然古汉语中名词可以作动词,但在这个语境中是不成立的。必须地点名词后跟动词,即于……处杀之方可讲得通。比如写作“坑杀之”,我们就可以解释成是在山谷杀死的,虽不确切,也可自圆其说。其二,《史记》《汉书》以及后世许多史籍中出现过许多的坑杀,怎么可能都是在山谷杀死的?并且即使是《史记》中,记载长平之战的几处文字也并没有指明是山谷杀死的。即使司马迁知道是在山谷杀死的,也不会记载下来,因为这种记载根本没有必要。而杜笃是东汉人,距司马迁也已经一百多年了,“虚陷之处”这个字义引自他的《论都赋》,作为文学性很强的赋体,用字本就自由,所以也不可作为证据。而在《简明古汉语字典》“坑”字条目下,多了两个解释③设计陷害;坑害④指矿穴;矿场。流沙河曾经在《坑杀与坑害》中提出:“坑杀一词,可单曰杀,亦可单曰坑,太史公书中六七见,皆谓挟诈而扑杀之。挖坑不挖坑不成其问题,不挖坑也可以叫坑杀。凡设计以陷害,皆可曰坑。至今口语仍用坑害一词。”笔者以此说为是。

  由此可见,“坑”字就是杀,坑杀还是杀,只不过语气更加强烈。那么我们可以得到这么一个结论:

  ⑴长平之战中,参战人数远低于历史记载⑵秦军并没有大规模活埋赵军⑶坑杀的本义并不是指活埋,而是用计策谋害或者不分男女老幼的屠杀。白起只是设计谋杀了赵军,而不是活埋了赵军。笔者限于能力之故,论述中疏浅观点恳请方家指教。

  吼啊,既然有些生物要一口咬定长平必定有四十万,本日杂洋奴就认为马拉松之战(Μάχη τοῦ Μαραθῶνος)波斯方面也有三十万人了。

  反正你们也找不到证据,我就信史书记载,很遗憾这里没法上原文了毕竟还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跟小粉红门吵的人肯定是看不懂希腊语的

  Description of Greece (Ἑλλάδος περιήγησις)

  为什么这件事情是真的?因为这件事发生很久很久啦,现代人没法直接证明马拉松之战的确波斯派出了三十万农奴然后被一万自由的希腊民众胖揍一顿。所以呢,就给这些怀疑论的人一个心理慰藉“你看我提出的问题把你难住了,你能给出直接的证据么,不能吧,所以我比你厉害”。

  他们这类人我现实见过不少,怀疑牛顿,怀疑爱因斯坦。懦夫总是觉得别人和他一样的。可笑的是,现实中,他们都是说话最没人理,分量最轻的那种人。

  就战国时期的生产力和运输能力,我是不相信赵国会一次性被灭40W人的,长平之战前前后后总共被杀40w就够恐怖了,当时赵国总共能有300-400w人吧?10%人口投入一个战场?夸张了吧。

  乃挟诈而尽阬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还报燕王曰:“赵王壮者皆死长平,其孤未壮,可伐也。”............王曰:“吾以五而伐一。”......

  (燕国这种三四流的国家跟赵国打都能拿出5:1的兵力,赵国的兵力得少到什么程度?)

  《史记》取材于列国遗存至汉代的史书和民间的口耳相传,因此经常出现各个篇目中对同一事件多有不同描述(例如魏惠王在位年代、赵氏孤儿案等),对长平之战统一口径,这怎么作假?

  在这一战役中,赵兵前后死亡了四十五万人,秦军也死者过半。《吕氏春秋》说:“秦虽大胜于长平,三年然后决,士民倦,粮食X(缺一字)。”

  靳生禾、谢鸿喜《长平之战》75-85详述了长平之战决战阶段的情况,里面不但有提到:

  长平之战赵国损失40到50万的青壮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其中就包含赵国的精锐部队。

  在燕下都遗址城南2.5公里处,有14个高约10米、直径达几十米的圆形夯土墩台颇为引人注目,但它们究竟是什么却一直众说纷纭。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先后有两个土墩台被挖开,发现里面均是人头骨,各有千余个,当时未做深入研究。1996年,又有一个土墩台夯土脱落,显露出一颗颗头骨,据文物部门勘查,这一土墩台面积300平方米,内共有人头骨2000多个。经考古专家鉴定,这些人头骨原均为20至30岁的男性,距今已有2300多年历史,应为战国时燕国所遗。已清理出的一部分人头骨上有明显的砍杀痕迹,有的还插着青铜箭头。

  史记里秦军动不动斩首几万,十万,十几万,二十几万的斩首,只能是《史记》来源的《秦纪》的夸大。《秦纪》很多重复攻下同一座城的记录,可见其避讳失败,则夸张战功也是可能的。先秦的兵力数字由于史料来源单一,大多不可考,但秦魏雕阴之战确是个稀有的例外: 史记秦本纪:七年,公子昂与魏战,虏其将龙贾,斩首八万。 史记魏世家:五年,秦败我龙贾军四万五千于雕阴。 同一场战事,双方记载的人数却有差异,魏军才4万5千人,结果秦军斩首8万。原因很简单,魏世家里的魏军兵力数4万5千人,来源于少见的魏国记载,而秦本纪的斩首8万来源于秦国单方面的宣传。《商君书》其有爵者乞无爵者以为庶子,级乞一人。其无役事也,其庶子役其大夫月六日;其役事也,随而养之军。也就是战国每个军人都会带至少一个奴隶上战场,魏军四万五千,奴隶则有近五万,魏军的损失是八万(六国奴隶被俘虏后一般不杀只是抓回去作为奖励帮秦人种田),至少逃出了1万。

  1,秦律并不是什么人的首级都可以升级,只能是甲首爵首,所以秦军不是屠光狂,司马迁的记载不能全信。秦律除了奖励田,还奖励奴隶,秦军就是依靠家庭奴隶,不断增加脱产人数,缴获铠甲,增加甲士数量,把普通农民小贵族化,以战养战

  2,长平之战对恃了两年多,一开始人都不多,也没有交战记录。上党是个盆地,也就是死地,韩魏把野王堵住,秦军就要被包饺子,所以秦军不留重兵在野王或摆平韩魏,不敢进攻长平。双方全力投入兵力时,只有短短几个月而已,后勤压力其实并没有那么大,史书吐槽后勤不足的记载几乎没有

  3,还原战术和时间点,赵括很可能是用运夏粮来的民夫回去的半路上折返,回到长平伪装成赵军,赵军精锐趁夜色过河进攻的很可能只有一半人数,进攻的兵贵精不贵多,而且赵军精锐和长期抗战的上党民兵几乎全部过河,导致秦军依赖两万不到就能将第二梯队的民夫包围

  4,所以断粮和被坑杀的,只有过河的不到20万人。司马迁史记里大量出现46天这个时间段,所以真正被围多少天很难说

  5,根据秦律和还原,这仗打完至少23万人要升一级,需要23万个奴隶,秦军不可能白干活

  6,白起说秦军伤亡过半,是邯郸战败丧失五校尉以后,秦军甲士也就十几万,长平初期打廉颇就损失了至少三万,打赵括十几万人按损失赵军三分之一也有几万了,再加上邯郸损失五校尉五万以上,这才是损失过半。赵括一开始被围,并没有组织有效的反击,导致失去战机,饿的半死才全力反击,对方一面是山一面是河对岸阵地,另外两面已经有了有效防御阵地,还调来大量民工参与修建工事,有效兵力也不比秦军多

  7,在秦王被平原君骗之前,秦国并没有去进攻邯郸,而是去攻打兵力空虚的太原抢耕地,所以白起也只能按秦律先奖励田和奴隶后打下一仗

  当然不麻烦!这不是一支军队了,这是一群饿了46天的饥民。 走路都不稳了。参考一下投名状吧。你是白起你也有100种方法让这群人去死。谁说坑杀就是要挖坑了?看过投名状的人就知道,这就是坑杀!!

  就是这么简单。历史上的坑杀基本上都是这个性质。从来没有让你挖坑再逼你跳,一是效率太低,二是挖坑用工具,风险太高。只有电视剧才这样写。

  白起跟庞青云何其相似,围城惨胜,虚弱不堪。这个时候哪怕关东诸侯来一支生力军。整个战局就将逆转。粮草也应该不足了。面对环伺的鬣犬。疲惫的狮子咬下对手的头颅。恐吓威慑这些投机者!!!

  长平之战打了三年,双方你来我往,秦赵两国 举全国之力 对赌国运。秦王亲临河内督战,征发十五岁以上男丁从军。

  40万人看似很吓人,实际上现在的上海体育场就能容得下五万多人。(我觉得这里的40万可能是虚数)

  前文还有人说了“大规模杀人也是重体力技术活,”“两千多年的古代搞得这么效率让人怎么信。”

  拜占庭的巴西尔二世把1.4万名保加利亚战俘挖掉了眼睛,每一百人里只留下一只眼睛,带领那些盲人回到保加利亚。当这些人哭号着回到故乡时,保加利亚沙皇沙穆伊尔被活活吓死了.

本文链接:http://amigonazar.com/bianbing/326.html